失忆症 /奔跑的麦芒:楚衣飞雪评论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1 14:36: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失忆症

文/奔跑的麦芒


天亮之前,我要记下这些植物的名字

鱼腥草性寒,微苦

光秃秃的蒲公英,她的乳名

暂时无法记起

她们飞翔的模样,仿佛细碎的昨天

被大风吹乱。哦,这一切

是不是都与我无关

或者,我的身上曾经长满春草


有人反复念着一个名字

那不是我,不是我的小名和外号

请不要逼我说出谎言

你是冰冷的石头,是沉默的土地,是陌生人

彼此渴望一场坦诚的相交

请说出你的来路和方向,说渊源,说家族史

如果不能,你必须指认

天空的飞鸟


身体的某个部位,必然有特殊的胎记

黑色痣,一小块红斑,月光的旧伤疤

都属于善意的出卖

不要怪罪他们。我们只有相认

才能冰释前嫌,化解仇恨

而饥饿,最终成为久治不愈的心病

流浪者还在流浪,没有一棵树

可以是安全的坐标


我在自言自语,不能左右下坠的欲望

下坠的欲望

一粒枣无法充饥,今天的粮食

遭遇梅雨。可能发生的事

泥石流,火灾,地震

甚至突如其来的生死

注定改变光的走向。行色匆匆的人

我不认识他们,体会不到潜藏的危险

我的屋子集满灰尘,读到一半的书

从头再来


我是谁,没有与亲人可以相认

花朵打开,闭合,在风中凋谢

黑暗中,故事情节一直空白

坏消息路过,有人谩骂,攻击,伤春

有人误伤含苞的花朵

他们误入一场执迷不悟,

他们为何喊疼

只有病入膏肓的人,在弥留之际

说出了真相和渊源


2017-2-12


点评:楚衣飞雪


读到这首诗,诗的灵性语言一下就带我进入。说看一个人的诗好不好,看一首就够了。内敛而平缓地层层推进,呈现出作者驾驭诗歌的能力,《失忆症》第一节诗人以“我的身上曾经长满春草”推进,通过绘画般的思维技巧,巧妙地把心中营造的意境,一一剪贴在诗歌的字里行间,给人以感官审美上的视觉冲刺。

 从诗歌的创作轨迹来解读一个人的心思,《失忆症》并非失忆的过程。此首诗写得细腻又不失痛感,笔意纵横。诗人第二段的深入。“有人反复念着一个名字,那不是我,不是我的小名和外号,请不要逼我说出谎言”这是诗人想作为失忆的逃避。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时光轨迹,在繁杂的世界里看着别人的故事相互依存情感,正如作者所说,是“我在自言自语,不能左右下坠的欲望,一粒枣无法充饥,今天的粮食”,总结的思索,可谓深刻概括。


在时光的论证中,不拘泥于一个细节的深化,而是统揽人生经验,通幽而阐微,把每次经历的体会,说成是“遇梅雨。可能发生的事,泥石流,火灾,地震”,是抓住其又一强化其意的笔法。


作者既从宏观上把握,也从细节中着眼,“身体的某个部位,必然有特殊的胎记黑色痣,一小块红斑,月光的旧伤疤都属于善意的出卖“到”注定改变光的走向。行色匆匆的人,我不认识他们,体会不到潜藏的危险”。所有经过的一切,统统梳理了进去。既有幸福到细微的,也有失落到深渊的。但诗意阐述的既是失忆也是记忆,即使你心有千千结,也是“黑暗中,故事情节一直空白”。我们的一生有过多少追问,作者用笔法老到的语言佐证“有人误伤含苞的花朵,他们误入一场执迷不悟,”,引出了“只有病入膏肓的人,在弥留之际

,说出了真相和渊源”,论证了人生的最终结局。


诗人的语境介入感丰富饱满,诗意浓厚,善于从纷繁的头绪里抽身而出,凌空高蹈而驾驭全篇布局,语言既有美感情愫又有纵深旁逸触须,开阖有度,把控得当,他笔下的一张一驰。无不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点评人简介

楚衣飞雪,本名;毕晓雪。甘肃平凉市人。2012年习诗,有作品发表在【平凉日报】【山东文学】【诗文杂志}【甘肃青年诗刊】【白天鹅诗刊】【新乡土诗】【若水诗刊】【关雎爱情诗刊】【休斯敦诗苑】【暖泉】【诗晶】【中国文学】【文苑春秋】【望月文学】【现代诗美学】【实验经典诗选】等。诗观:要传达的真善美。宽厚的情感甄别立。,我一直都在路上,但终究无法抵达。

主编:这样

投稿邮箱:928737075@qq.com

要求:原创首发

我要推荐
转发到